中國山東網中國山東網官方集運 國際官方集運正文

一夜夷平“黑人華爾街”!這場種族大屠殺 美國掩蓋了100年

2021/6/1 16:58:02   來源:央視官方集運客户端    

  美國俄克拉何馬州塔爾薩是舉世聞名的“世界石油之都”,然而極少有人知道,這座城市發生過美國曆史上最殘暴的種族屠殺之一。誰是這場百年命案的真兇?又是誰將這個血腥的章節從歷史中刪去?我們來到事發地塔爾薩尋找答案。

  1921年5月30日,一個名叫迪克·羅蘭德的19歲非洲裔擦鞋匠因為內急,到市中心一棟大樓如廁。非洲裔的廁所在頂樓,他便衝進了大樓的電梯。電梯的操作員是一名17歲的白人女孩。有人聽見女孩發出一聲尖叫,接着便看見羅蘭德跑出了大樓。

  即使在今天,電梯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依然有不同的版本。唯一能確定的是,隔天上午,警察逮捕了羅蘭德,並將他關押進當地法院內的看守所。當地媒體《塔爾薩論壇報》聲稱羅蘭德襲擊了白人女孩,並且煽動白人羣體報仇雪恨。很快,法院外聚集了大量憤怒的白人暴徒。

  在1911年至1921年的10年裏,僅俄克拉何馬州就有至少有23個非洲裔美國人慘遭白人暴徒的公開私刑。塔爾薩的非洲裔居民擔心羅蘭德成為又一次私刑的受害者,於是拿起武器趕去法院聲援。在現場一片混亂的對峙中,有人開槍走火,這給白人暴徒發起致命攻擊提供了藉口。

  在不到48個小時內,他們血洗了“黑人華爾街”。射殺,搶奪,焚燒,一夜之間將富裕的格林伍德區夷為平地。

  塔爾薩牧師 Robert Turner: 歷史上,美國第一次被飛機轟炸,既不是在“9·11”事件中,也不是在珍珠港事件中,而是在格林伍德地區。

  剛剛度過107歲生日的維奧拉·弗萊徹是塔爾薩種族屠殺僅有的3名倖存者之一。今年5月19日,她在華盛頓國會回憶自己的經歷。

  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 維奧拉·弗萊徹: 我眼前仍會浮現當時非洲裔居民被槍殺橫屍街頭的情景。我彷彿能聞到煙味,看到火光,我彷彿仍能看見非洲裔居民的店鋪被燒燬,我彷彿仍能聽見飛機在頭頂飛過,人們在尖叫。我每天都在回憶這場屠殺,我們的國家可能已經忘記這段歷史,但我永遠不會。

  塔爾薩種族屠殺燒燬了超過36個街區和1200多棟房屋,至少有300個非洲裔居民遭到殺害。

  然而在最初,真實的傷亡情況一直被遮掩。一開始,當地報紙只強調有2名白人遇害。之後公佈的死亡人數也在30到100人之間搖擺。

  事實證明,這只是官方洗白的第一步。

  在種族屠殺發生後的半個多世紀裏,俄克拉何馬州的官方記錄和學校課本中都將這段歷史隱藏刪去。即使是倖存者的後代,也對它一無所知。

  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後代 蒂凡尼·克魯徹: 我剛到外地上大學的時候,同學問我,你從哪裏來,我回答説俄克拉何馬州的塔爾薩,來自洛杉磯芝加哥,底特律的同學都説你們有“黑人華爾街”。塔爾薩發生過種族暴亂我當時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説什麼我尷尬極了,回家詢問父親他們指的是什麼,他才終於告訴我。他的祖母也就是我的曾祖母麗貝卡·布朗·克魯徹,我美麗的曾祖母,她當時還是一個少女,但為了活命必須逃跑。當她向我父親講述這段過往時,都還是竊竊私語,因為她依然心存恐懼仍未走出創傷。

  相似的回答在我們走訪塔爾薩期間,一次又一次出現。

  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後代、塔爾薩市議員 凡妮莎·霍爾-哈珀: 有人提及塔爾薩“黑人華爾街”發生過種族暴亂,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説什麼,什麼種族暴亂,我就住在離事發地“黑人華爾街”以北7個街區的地方,這是一個祕密,這是禁忌,有人刻意為之讓屠殺歷史成為一個祕密。

  格林伍德文化中心布展人員 特蕾絲: 我是塔爾薩人,我此前未曾聽説過種族屠殺一事。根據我的研究,種族屠殺發生後(“白人至上主義”團體)3K黨在塔爾薩被官方認定為合法組織,此後的五至十年內,下一代人對屠殺毫不知情,因為再也沒有人敢談論。

  一百年後的今天,恐嚇禁言也許失去了土壤,不過種族主義總能找到新的途徑。

  央視記者 劉驍騫: 就在“弗洛伊德案”宣判後不到一個月的5月7日,俄克拉何馬州州長共和黨人凱文斯蒂特簽署了一項法案,禁止該州公立學校的教師教授“批判種族理論”。具體地説,即使塔爾薩種族屠殺的歷史是學校課程的一部分,教師也不應該讓白人學生感到內疚,否則就有分裂年輕美國人的傾向和嫌疑。

  俄克拉何馬州州長 凱文·斯蒂特: 我們絕不能在教授歷史時,讓一個學生覺得自己的族羣被印上施暴者的標籤,我們不能讓學生因為自己的種族或者性別而感到內疚。

  這並不是凱文·斯蒂特第一次簽署具有爭議性的種族法案。2021年4月,俄克拉何馬州剛剛立法,規定駕駛者在逃離抗議現場時如果撞傷或撞死抗議者將不會受到民事和刑事責任追究。

  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後代、塔爾薩市議員 凡妮莎·霍爾-哈珀: 我一點也不驚訝,這就是一個白人的政府,一個代表白人的系統,我不相信美國的體制,因為它從來都不是為我們建立的,它從來都不是為所有人建立的。法律只是為白人制定,這是美國的文化,也是俄克拉何馬州的文化。

  為了聲援“弗洛伊德案”引發的反種族歧視抗議,格林伍德區同很多城市一樣印上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口號,然而塔爾薩市政府勒令將它清除,成為美國唯一作此決定的城市。

  在離塔爾薩“黑人華爾街”遺址不過幾十米距離的地方正在召開一個小型的記者發佈會,它是當地非洲裔的人權組織舉行的。他們主要是控訴美國政府以及當地政府長期以來對於非洲裔美國人的迫害和忽視,可見一百年前發生的事情在當下依然在上演。

  在美國,最殘忍的真相往往來自警方自己的攝像頭。這是一段塔爾薩警察局2016年在輿論壓力下公佈的畫面。一名40歲非洲裔男子雙手舉過頭頂走向自己的車輛,幾名持槍警官緊跟其後,並向他開槍。

  警方解釋説,他們認為該男子行跡可疑,並且拒絕聽從警察的命令,但承認沒有在他身上和車內發現任何武器。

  這位受害者名叫託倫斯·克魯徹,他是蒂凡尼·克魯徹的孿生哥哥,也就是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麗貝卡·克魯徹的曾孫。

  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後代、知名民權人士 蒂凡尼·克魯徹: 在警方直升機攝像頭拍攝的視頻中,可以聽見機艙裏的警察説,我的哥哥看上去像一個壞人。從這麼高的地方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壞人?我的哥哥當時並沒有被捕,他沒有任何犯罪行為,開槍的警察認為他有精神問題,認為他吸毒了,但並沒有伸出援手,反而給了他一槍。

  開槍的白人警察謝爾比最初被指控犯下一級過失殺人罪,負責調查的機構認為他在處理案情時摻雜個人情緒,導致事態升級,需要承擔主要責任。然而在半年後的庭審中,陪審團作出了無罪的宣判。

  弗吉尼亞州一名服役中的非洲裔陸軍中尉因交通違章遭到警察臨檢。衝突繼續升級,警察多次朝他的面部噴射胡椒噴霧,並強行將其逮捕。該視頻在網絡上曝光後掀起軒然大波,當地警局最終承認主要涉事警察沒有遵守常規的執法政策。

  歷經半個多世紀的沉默,塔爾薩慘案從20世紀70年代才開始得到學者的關注。1996年,在民間力量的推動下,塔爾薩首次舉行公開儀式紀念大屠殺遇難者。

  第二年,俄克拉何馬州成立了第一個塔爾薩大屠殺調查委員會。他們在採訪多名倖存者後,確定塔爾薩存在種族屠殺的亂葬崗。

  然而,受害者遺骸的挖掘工作一直到2020年夏天才得以啓動。位於市區內的橡樹坪墓園已經挖掘出十多具受害者殘骸。

  央視記者 劉驍騫: 橡樹坪墓園並不是唯一一個塔爾薩種族屠殺受害者殘骸的掩埋場所,在塔爾薩的很多區域也陸續發現了相同的地點,只不過它們很多都位於私人的土地上,所以科考和挖掘存在一定的難度。

  自“弗洛伊德案”引發的抗議浪潮席捲全美國後,越來越多的冤假錯案被沖刷到大眾面前。塔爾薩種族屠殺如同一個遙遠的身影,跨越百年,沉默地給出了所有的預言。

  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後代、塔爾薩市議員 凡妮莎·霍爾-哈珀: 這個國家建立在仇恨,和種族主義之上,如果你去讀美國憲法,寫得像詩歌一樣美好,語言如此優美,然而到頭來。它是白人制定的,也是為白人服務的。

  塔爾薩種族屠殺倖存者後代、知名民權人士 蒂凡尼·克魯徹: 美國一直在“洗白”歷史,這個被稱為“自由家園”的國家,這個號稱“人人享有生命 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的國家,卻不願意直視醜陋的歷史,我們佯裝這個國家的種族創傷正在被療愈,然而我曾祖母的社區從未獲得正義,屠殺的倖存者和他們的後代從未獲得正義,我的家族從未獲得正義。(央視記者 劉驍騫 王逢治) 

編輯:張元元    責任編輯:胡立榮

相關閲讀

免責聲明

1、凡本網專稿均屬於中國山東網所有,轉載請註明來源及中國山東網的作者姓名。

2、本網註明“來源:×××(非中國山東網)”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品內容涉及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在核實確認後儘快處理。

3、因使用中國山東網而導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約毀壞、誹謗、版權或知識產權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種損失等,中國山東網概不負責,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4、一切網民在進入中國山東網主頁及各層頁面時視為已經仔細閲讀過《網站聲明》並完全同意。